主页> > K屯生活 >FacebookLive诞生的背后故事 >

FacebookLive诞生的背后故事


2020-06-06

FacebookLive诞生的背后故事

温暖的夜晚喝几杯啤酒,许多美好的事情都是由此开始的,今天所讲的故事也一样。

那是 2012 年的冬天,Facebook 使用者界面工程师 Lex Arquette 离开公司,他在那里工作了 4 年。这是一个特殊的夜晚,Facebook 举办了骇客松活动,现在该活动已经成为传奇。在此之前,Lex Arquette 只参加过一次类似的活动,不知怎幺的,那天他参加了。晚上,Lex Arquette 协助开发了「Live Faces」,它为我们现在看到的 Facebook Live 扫清了道路。

Facebook 对自己的公众形象格外重视,关于它的真正历史,要想完全复原有些困难。公司会在某些关键时刻与记者分享一些官方故事。还有一些员工比较偏激,他们通过匿名帐号洩露一些讯息,毕竟受到保密协议的限制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当年在现场的人会跑出来讲一些小插曲。正因如此,我遇到了 Arquette,他现在生活在夏威夷,为一家小企业工作,这家公司是他创办的。

到底是谁构建了 Facebook Live?我想调查一下,于是找到了 Arquette。Facebook Live 平台上有许多暴力内容,正因如此 Live 频频登上新闻头条,我想知道 Facebook Live 最初的构想是如何形成的,关于现在出现的问题他们当年又是如何看待的。一个联繫人将我引向 Arquette,据说创意最初闪现时他就在现场。

我联繫上 Arquette,他很谦逊,一直强调说他自己在 2012 年协助开发的产品并没有孕育出 Facebook Live。它只是一个计画,是他和朋友在大约 5 年前策划的,这个计画可能为 Facebook 影音业务奠定了一些基础。离开之后,他听到一些传闻,说他的计画是 Facebook Live 的起源,不过他自己并不确信。儘管如此,二者的确有许多的相似性。

在 Facebook 工作时,Arquette 的主要任务就是关心会员的线上体验,搞清新使用者是如何进来的。平台成长很快,之所以能够快速吸引 10 亿使用者,Arquette 功不可没。2008 年 Arquette 加入 Facebook,当时他说:「MySpace 佔据主导位置……我想我的朋友没有谁玩 Facebook。」他的工作就是为使用者设计清爽易用的体验,让他们上传讯息,理解网站是如何运行的。谈到设计,他说:「MySpace 就是一个笑话。」Facebook 可以反击,2012 年他离开了 Facebook,当时使用者已经超过 10 亿,Arquette 加入时只有 1 亿。

FacebookLive诞生的背后故事
大创意

2012 年年底,Arquette 决定离开 Facebook,因为他想回到夏威夷,他是在那里长大的,家人也在那里生活。在工作最后的几周里,Facebook 举办了一次骇客松活动,员工花一晚上为新服务或者新功能开发原型。最开始时 Arquette 无意参与,许多时候,他喜欢从一个团队跳到另一个团队,细心倾听,看他们在开发什幺。这一次,一晚上下来,一个创意在同事 John Fremlin 和 Vlad Fridman 的脑海中成型:如果 Facebook 有一个直播影音整合功能会怎样?

当时 Facebook 还没有涉足影音领域,除了整合 Skype 之外;其它社交媒体平台也没有涉足,除了 Chatroulette。不过开发者提出的构想有些不同,有点被动。Arquette 说:「当时只是想在骇客松上夸下海口。」后来他们有了这样的想法:「如果能有这种感觉也不错,你所关心的人会出席,他们会围在你的周围。」任何人如果想在电脑上宣传自己,这样做最合适。

创意来自于《哈利·波特》图书和电影,里面有动态肖像,人的脸可以在相框中移动。人观看这些相框图像时似乎会看到逼真的人幻影。如果 Facebook 的个人资料照片也有相似的功能会怎样呢?Arquette 说:「我希望父母和家人观看时会感到我离得更近一些了。」被动是一个重要元素,你没有必要与它们互动。你只是观看 Facebook 页面上的流媒体人物图片,就会知道他在线上,但里面没有音频。

同事们喜欢这个构想,他们做了一整晚,只为让程式运行。产品的关键在于将影音整合到 Facebook 个人资料讯息流中。

Live Faces

最开始时它们管计画叫作「The Potter Project」,后来改名叫作「Live Faces」。第二天早上,团队终于捣出一个原型产品。他们将产品展示给骇客松的其它参与者看,它应用于使用者的个人资料,如果使用者在线上,图片会呈现出动画效果,显示使用者在线。在原本放置照片的地方会出现即时流媒体脸部图像。

展示之后没多久团队就收到通知,说他们已经达到标準,产品将会提交给 Facebook 高层团队,当中包括祖克柏。他们有一周的时间,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团队继续开发,让 Live Face 变成更好用。Arquette、Fremlin 和 Fridman 继续往 Live Face 增加新功能,比如集成到 Facebook 群组中,看起来就像《脱线家族》电视剧的鸣谢字幕,一连串的即时个人照片放在方块中,堆在一起,这样会员就可以看到群组中的其它人在做什幺。还有一名员工加入团队,他开发了一个行动 App 组件。

接下来到了正式演示阶段。团队在祖克柏的办公室外等候,最后被请了进去。Arquette 说:「祖克柏将会议室设在办公桌旁边。」当时房间里还有大约 20 个人,Facebook 所有高层都到了,祖克柏坐在桌子最前面。然后团队开始演示产品,最初播放一些哈利·波特片断,放一些音乐。Fremlin 是演示的主要负责人,因为他有一口流利的英国腔。Arquette 说:「整体反应很好……祖克柏似乎对这个构想很感兴趣,也可能他一直就很乐观。」

最终,高层们问了一些问题,主要讨论的是创意的可行性。然后他们给出结论,认定团队需要一些人帮助开发,提供支持。Arquette 不得不说谎,毕竟这是他在 Facebook 工作的最后一天。当时他说:「好的,我们会支持。」

接下来怎样?

在接下来几年里,Arquette 没有听到任何与 Live Faces 有关的消息。直到 3 年之后,也就是 2015 年,Facebook Live 正式推出。最开始时,Arquette 没有发现 Facebook Live 和他们的计画有任何相似之处。他说:「我觉得二者大不相同。」

Live Faces 的整个核心在于「被动无音频沟通」,Facebook Live 完全相反。Arquette 说:「唯一的相似之处在于它们都是人的直播流讯息。」

几年之后,有人告诉 Arquette,说他的构想孕育了 Facebook Live,虽然他并不确定这句话是认真的,还是开玩笑。Arquette 说:「谁晓得是不是真的?」

话虽如此,Arquette 对于 Facebook 进入影音直播领域有着很高的期待,他还提了一些建议。Arquette 说:「他们準备用产品做些什幺?能否将上面的媒体色彩淡化?我感到很好奇。」Arquette 看到了一个未来:Live 集成到任何地方,除了动态消息。Live Faces 瞄准的是群组和个人资料,也许 Facebook 可以继续沿着这条路线走下去。他说:「我希望它能添加到 Facebook Pages。」这样一来,餐馆或者其它公共场所就可以在页面上挂一个横幅,即时直播正在发生的事。

现在 Arquette 只是旁观者。如何控制内容,让更多的使用者使用此功能?Facebook 对此很兴奋,至于 Arquette,他正在经营自己的创业公司,时不时还去夏威夷海滩逛逛。

对于自己以前所做的事,他深感自豪,对于 Facebook 的影音直播业务,他也很乐观。虽然一些悲惨、恐怖的事情让 Live 登上头条,Arquette 仍然相信产品的利远远大于弊。


上一篇:

下一篇: